2007/07/19

阿柔洋 + 猴山岳 之 不聽老人言, 差點回不來

 為了虎頭山比賽, 下午 4:00 太陽熱力稍稍減弱之時, 騎著我的兩速練習車去阿柔洋練一下. 上回操爆了 前 22 齒的小盤後, 曾試著用 32-18 單速來挑戰過一次, 結果一次 2km 處被狗逼的下馬, 一次在 5km 處撐不下去又下馬, 腿沒力也就算了, 連膝蓋好像也在抗議, 休息了5分鐘才繼續上. 這一次再換了一個大盤, 不過這回是 36 + 26, 比起之前的 32 + 22 重了一些, 爬坡比較有練到的感覺.

 今天在 2km 前的陡坡仍然遇到了那隻狗, 不過其實他還只是隻可愛的小狗, 追上來只是想跟我玩一玩, 不過今天志在一口氣上去, 只好狠下心把他噓走, 繼續騎. 騎了幾次的阿柔洋, 發現她整體來說並不陡, 就是醬陡個幾十公尺就緩了下來, 騎的再喘, 只要ㄍㄧㄥ過去, 就可以小小的休息一下, 這樣的特性, 似乎蠻試合拿來練習衝間歇的, 今天就這樣來試, 效果還不錯, 感覺有練到, 如果是騎公路車來的話, 可能就會一路輕齒比順順的上去. 單速車還是有好處的, 途中雖有一點點想下馬休息的念頭, 不過還是撐過去了, 在天南宮前小小的休息了一下, 準備回程.

 回程? 呵呵, 重頭戲才剛剛開始, 先敬告各位朋友, 不聽老人言, 吃虧在眼前啊! 話說上回下山時, 就在路旁看到了一條步道, 頓時眼睛江江一亮, OFF ROAD!! 當時沒有去騎, 但這步道的入口畫面卻一直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 仿佛入口後有一條精彩的 single track 等著我去開發. 跟阿綸提起這條路, 他說這條他騎過, 有段路得要拉繩扛車爬上近 90 度的峭壁才上得去, 也感覺得出他話中並沒有對這條路線有任何的讚賞之意. 可我就是不服氣, 想去試試, 就是今天! 於是在天南宮稍事休息後, 就勇敢的捨草湳陡坡不下, 往未知的猴山岳步道騎了進去. 一開始的感覺還蠻不錯的, 如果我有多一些輕一點的檔位可選擇, 再加個前避震, 應該有 1/2 左右的路可以騎的, 就這麼走走騎騎推推車, 有時還用丟的, 還好我的是耐操鋼管車, 當真摔不壞, 踩不爛. 莫約經過了 30-40 分鐘, 途中依據路標經過了猴山岳鞍部, 猴山岳, 最後來到了猴山岳前山, 展望相當的棒, 不過沒帶相機出來, 可惜啊, 且此時應該已經 6:30pm 了,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 心中只想趕快下山. 看了路標, "往指南宮萬壽路, 330 公尺, 路程 10min", 另一邊是"往深坑步道, 1030 m, 路程 1hr", 這... 不用想也知道是往指南宮囉.

 走沒幾公尺, what the Fxck??? 這... 這... 這... 這就馬老先生阿綸所說的峭壁嗎? 靠, 人難下也就算了, 我還帶了一台 15kg 重的腳踏車哪. 這時天色已暗, 想說往回走還要 40, 50 分鐘, 這邊下去不過就 300 多公尺, 要不了多久的, 硬著頭皮就扛著車下去了, 真是個錯誤的決定啊. 好不容易下了兩個小段, 才 10 幾公尺而已, 天就已經全黑了, 接下去仍是超陡看不到底的路, 只看到綁在樹上給人攀爬的繩子直直下去. 我的媽啊, 這樣下去遲早會體力不濟連人帶車滾下去, 可是現在回頭也已來不及, 當下決定把輪子拆了分趟搬. 即使如此, 有的路段還是顧不了車子得放手讓他自己決定滾到哪裡停, 輪子也是一樣, 結果一丟差點直接彈下山去.

 在漆黑的陡峭山路裡, 又戴著度數配不對的眼鏡, 一直踩空滑倒, 還好之前攀岩的底子還 ok, 平衡做好, 沒摔到. 不過黑暗真的會帶給人恐懼, 加上水早已喝完, 77乳加也早在天南宮時就喀掉了, 又餓又渴, 只能不斷的告訴自己要冷靜, 不能慌也不能急, 在台北市還發生山難? 那是會被人笑的! 不過就 300 公尺, 可以到的了的. 就這麼來來回回了好幾趟, 又餓又渴, 終於來到了較平緩的路段, 好像也看得到下面的路燈了, 黑暗中把輪子組起來(還真是不容易啊, 比矇眼拆裝 M-16 還難), 雖然急, 但還是不斷提醒自己慢慢走, 別在最後摔到那可就糗了. 終於, 經過了約 1個小時的奮戰, 終於重回柏油路的懷抱, 檢查了一下車子, 煞車有點磨到, 再把輪子橋了一下, ok, 心理只想趕快下山. 來到了 7-11, 買了水, 寶健, 一包煙, 打火機, 馬上先灌掉半瓶水, 點了根煙深深的吸了他一大口來壓壓驚, 呼... 不知是太餓還是仍然心有餘悸, 拿著煙的手還在抖著呢. 這時拿出手機來看時間, 7:52pm.

 莫約兩根煙的時間後, 我的心慢慢的平復了下來, 以後要探路這種事, 還是得要好好規劃一番, 回家的路上不斷的告訴自己, 老人家說的話, 當真是要聽的.

2 comments:

Ken said...

下次請你帶路
但不要扛車下峭壁
原路去原路回
只要享受off road可騎的部分如何?

basslu said...

Hi Ken,

當然沒問題, 那樣的峭壁我也不想要再下第二次了.